明通新聞專線
[高級搜索]



英特爾轉型:超極本的開發

新聞營銷    2012-12-24     閱讀:59555 次

      一個是山寨氣質的華強北,一個是壟斷全球PC芯片市場的大佬—你也許一時間還無法把這二者相提并論,而英特爾已悄然放下了身段。

這個變化,或稱轉型,是從超極本開始的。

2011年6月,英特爾在臺北電腦展上首次提出了超極本的概念,他們對這種特殊筆記本的厚度、續航能力和開機時間在內的7項參數提出要求,并作為“下一代PC”的形態在此后一年半的時間中不遺余力地推廣。

英特爾沒有一步跳到Pad的世界,有它的歷史包袱。

簡單說來,計算機指令系統分為復雜和精簡兩種,這決定了芯片產品截然不同的兩個研發方向,而英特爾的x86架構芯片屬于前者。在1990年代,時任英特爾CEO的格魯夫冒著讓公司倒閉的風險做了一個決定:沿用x86架構,F在看來,這個決定讓它站在了所有芯片公司的對立面,但也獨自收獲了PC業繁榮的果實。

格魯夫賭對了,但他其實也不得不這樣選擇:放棄x86就等于放棄英特爾積累了幾十年的銷售網絡和技術優勢。

眼下的狀況仿佛又跳回到21年前。只是這一次,市場的風向變了。精簡指令集的芯片,或稱ARM架構—盡管不適用于PC的復雜應用體系,卻更適合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因為它的功耗更低—市場成熟了。使用這一授權架構的高通在最近兩年迅速崛起,目前已成為僅次于英特爾和三星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廠商。

短短幾年時間,英國公司ARM成為了英特爾最忌憚的對手。英特爾的營收比ARM高出了將近60倍,這家以架構研發和授權為商業模式的公司曾對《第一財經周刊》表示“不想成為一家特別大的公司”。但ARM已經無處不在,在2011年的智能手機市場中,ARM架構的芯片份額高達90%.后來更糟糕的事情出現了,ARM搶走了微軟,Windows8的盟友不再只有x86結構的芯片。

超極本在本質上仍是PC,它既能延續英特爾的既有優勢,又能以輕薄和高續航能力作為突破點。在英特爾的構想中,未來的PC與平板將融為一體,它既可以鍵盤辦公也支持觸屏娛樂,用戶只需要一件大尺寸智能終端。超極本被冠以“革命性”的形容詞并從今年4月份開始大規模推廣,“這是過去十年當中,我本人主管工作中最大的一筆市場投資。”英特爾高級副總裁兼銷售與市場事業部總經理唐克銳對《第一財經周刊》說。

保住PC市場,就意味著留住了60%的收入。盡管這已經是PC的黃昏時期了—今年第三季度PC出貨量首次下滑,IDC和Gartner兩大調查機構出具的下降比率都超過了8%.

作為一個至關重要的賭注,超極本的開局并不理想。英特爾曾預測2012年底超極本將占有所有筆記本市場的40%.這個預期幾乎遭遇了所有廠商的一致否定,根據巴克萊資本的數據,在今年第二季度筆記本電腦的總銷量中,超極本所占比例僅為5%.Windows8的出現給了超極本更多機會—不過微軟這款具有賭注性的產品也開局不利;萜誟微博]曾表示,預計到2013年年底,惠普筆記本電腦銷量中超極本將占據15%到20%的比例,而這一數字到2014年年底將升至40%左右。相比起英特爾的預期,這個數字看起來也不那么積極。

英特爾的董事會也許正在對6年前的錯誤決策后悔不已。2006年6月,英特爾將XScale手機及手持設備芯片業務,以6億美元賣給了Marvell.XScale系列處理器是英特爾最早開發的移動嵌入式芯片,但這個芯片組當時的年收入貢獻還不到2.5億美元,而它所耗費的研發成本高達數十億美元。

這是大公司在面臨創新時的典型失誤。英特爾本可以將當時還弱小的對手扼殺于搖籃中。

在它毫不猶豫地拋棄了移動包袱后的第二年,iPhone誕生,喬布斯對智能手機進行了重新定義,手機也進入到高性能嵌入式芯片的時代。其后的故事,大家都看到了:英特爾看著對手在移動市場拿到越來越高的份額,這步錯棋使其徹底失去了先發優勢,并至今還在彌補和承受當年的代價。值得一提的是,XScale系列處理器的內核是ARM架構。

現在,英特爾正試圖在深圳彌補當時錯誤的決定。

主業的牽制,讓英特爾在移動芯片領域一直表現得比較猶豫。這已不是英特爾的第一次嘗試。四五年前,上網本和CULV平臺曾被作為輕薄的概念推廣,但上網本由于性能和用戶體驗的脫節在今年平板電腦的沖擊下出貨量大減,而CULV平臺—或許你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它是處理器發展還不成熟就推出超輕薄解決方案的失敗案例。

兩次不算成功的經驗讓英特爾意識到芯片的變化不足以支撐PC的變革。

現在英特爾不得不放下產業鏈上游的身段。它急于打造一個聯盟,將零部件供應商、軟件廠商這些PC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都招入可控范圍,并在全球組建了一個200多人的供應鏈合作團隊完成以前PC廠商才需要做的工作。

第一屆供應鏈大會的報名者超過了場地的上限,最后不得不控制參與人數和級別,這一直讓英特爾津津樂道。

PC零部件供應鏈第一次被英特爾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以前它們只需要和聯想、戴爾這樣的品牌商打好交道。

高宇的角色也因此發生了變化,盡管名片上的頭銜仍是英特爾OEM/ODM區域技術總監,但品牌廠商和代工廠的認同已經無法滿足英特爾移動戰略的需要。“蘋果是最典型的例子,它不僅能在技術上實現,成本和供應也跟得上,核心就是供應商的能力。”高宇說。

對于高宇來說,這種直接面向PC零部件供應商談判的經驗幾乎是從頭開始,連可以牽線的熟人都沒有幾個,高宇只能采取最原始的辦法:撥打公司總機,或者在各種展會中與迎面而來的陌生人換張名片。

第一次見面高宇甚至會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從哪里談起”。供應商們一開始也只是好奇,或者說沒什么信心:要達到超極本的外觀要求,就連轉軸零件的生產方式都會發生變化,這涉及到設備和流水線的改造及人工成本的增加。

“有沒有其他的實現方式”和“這個市場有多大”是高宇面對的最多的問題。他也勾畫不出確切的答案,畢竟在整個產業鏈投入之前,超極本還只存在于圖紙當中。
 

相關閱讀:

返回明通新聞專線 
2010 Meantimewire,Incorporated.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08117091號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